•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6-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6-04
  • 赏荷正当时!错过就要等明年 2019-05-30
  • 辽阔疆域 风光无限 昭苏·巴勒克苏大草原 2019-05-30
  • 特写:中国端午节文化走进韩国校园 2019-05-3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5-27
  • 《敦刻尔克》:不同于以往战争片的高概念高体验电影 2019-05-27
  • 主人遗弃、行业混乱 狗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 2019-05-26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5-25
  • 为宣传奇绝秀美旅游风光 鹰潭市委书记自拍上央视(图) 2019-05-25
  • 中方有力回击!美国多个行业喊痛:“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 2019-05-24
  • 人民空军多型战机绕飞祖国宝岛巡航纪念封在全国公开发行 2019-05-24
  • 主持人资料库——蔡康永 2019-05-22
  • 把住网红食品安全关(民生观) 2019-05-18
  • 老人凌晨4点穿街过巷 ,神秘男子为何悄悄跟在身后? 2019-05-18
  • | 快捷翻页 ← → 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 玄幻奇幻 > 军帝宠婚:娇妻撩人 > 123 老友
      h国这边的天色风景十分的不错,天气也不像m国那边那样的阴冷,反倒是十分的晴朗无比,这些年h国大力投入治理城市污染,工厂迁移,城市内也将绿化面积大大的增强不少,这个时候能够看得到蓝天白云,也是十分不错的。

      天空虽然不像很多污染轻的国家那样的澄澈湛蓝,但是也已经是治理成果十分不错的国家了,倒是得了四周人不少的夸奖。

      清妤和权璟霆在庄园的时候就同林枫和容业分开了,他们手头上有不少的事情,自然是回了m国去了,清妤一身男儿装跟着权璟霆在h国待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才是权璟霆和自己好友约好的时间。

      酒店内,总统套房内有两个房间,清妤强行要求和权璟霆分开住,但是也架不住这人的算计,最后还是和他住在了一个套间里头,只要不在一个房间里头,她就已经谢天谢地。

      因为时差的缘故,闹钟响了两次才算勉强将人给叫起来了,清妤迷离着双眼坐在大床上,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这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她是答应了权璟霆陪他待在h国一段时间的。

      虽然按照清家人的说法,她是在h国住了十多年时间的人,但是清妤脑袋里却还是没什么印象是有关这里的,渐渐的,她心里的疑惑越拉越大,很多种可能性在她的脑袋里逐渐成长起来,但是她却不敢妄下定论。

      她自己也不是傻子,很多事情已经是能够看得透的,等到记忆恢复之后,她大约也就能够知道她心里的奇怪是怎么回事儿了。

      下床利落的将裹胸船上,她套了一件宽大的黑色卫衣和男装牛仔裤在身上,将头发挽上去之后戴了帽子洗漱完毕进了出了房间。

      几乎是同一时间,对面的权璟霆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清妤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好像是一模一样的。

      从来没见过他穿卫衣这样休闲服装的清妤眨眨眼睛,半响之后反应过来。

      “你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儿?”

      男人走过来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连帽,“什么怎么回事儿,我穿不好看?”

      “不是?!?br />
      不是不好看,是太好看了,但是太好看的说法就是,这人为什么要和她穿一样的衣服,他原本就身高腿长,脸庞更是俊美的没话说,平常时候穿的衣服就算是休闲的,也不会是这样的。

      这样的装扮将他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年轻,年轻不说,还时尚感十足,戴上墨镜比那些明星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一会儿过去,他们可能会带两个小朋友过来,你注意点分寸?!比ōZ霆打量她脸上的妆容,半响之后满意的点头。

      不错,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长相了。

      “小朋友?”清妤看着他张口,“不是谈事情吗?”

      怎么还能够带孩子过来呢。

      权璟霆低头笑了笑,指尖捏捏她小巧的鼻翼,“说了是我的朋友,那么也只是私底下聚聚,他跟夫人这段时间正好路过h国,在这边住了几天?!?br />
      清妤点头,算是明白了,只不过她还真的好奇,女装不好吗,为什么见权璟霆的朋友她都要穿男装,这是什么说法。

      “走吧?!比ōZ霆说着自然而然的拉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清妤不以为然,跟着他走出了房间,这家酒店在h国已经有些年代了,绝对的奢华无比,安保工作也是做的十分的足,沿途的走廊上挂着的都是大师手笔的油画风格,十分的高端大气。

      两人紧紧的挨着进了电梯里头,清妤仰头看了看自己身边戴着墨镜的男人,完美,长得好看就是能够随便造作的。

      出大厅的时候,路过的人和酒店的前台接待员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两人,尤其是视线落在两人相握的手掌上,更加的震惊。

      那不是好像,是两个男人的吧。

      对吧,是两个男人的吧。

      左边那个长的真的是没话说,就算按照外国人的眼光也是绝对的无可挑剔,俊美无暇,身边那个带着帽子看不清楚脸长的什么样,在他身边也显得娇小一些。

      哦,懂了,这应该是是那些人口中说的受?

      清妤也注意到了身边这些人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抽回手,身边的男人握的更紧了,跟着低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那个,我们这样好像不太合适,我们两现在,都是男人?!鼻彐ニ底趴戳丝此闹?。

      “哦?!蹦腥死裂笱蟮幕亓司?,“然后呢?”

      清妤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跟着张口道,“我们能不能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毕竟这样子有些不是那么的合适?!?br />
      “我管呢?!比ōZ霆眉头一挑说出这句话。

      说白了,就是死不放手。

      开什么玩笑,他好不容易才靠近这丫头这么一点,至少她已经不是那么的排斥自己的靠近了,很多事情已经自然而然了,他这个时候要是退一步,回国了不得更加保持距离了。

      这个样子,鬼才愿意撒手。

      清妤看着他的脸,也知道说不通了,垂头丧气的跟着他走出大厅站在门口。

      服务生很快将车子开了过来,权璟霆接过她手上的车钥匙之后将副驾驶门拉开,看着清妤上了车子,银白色的跑车迅速离开了酒店大门口的位置。

      清妤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他去的方向,的确,这四周她都没有丝毫的记忆,就连道路两旁的路标都不是她眼熟的样子,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待会儿见过他们之后,我带你到处玩玩,想去哪儿?”权璟霆侧目看着她。

      “随便吧?!狈凑膊皇呛苁?。

      权璟霆看了看她的样子,知道这会儿她在想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这丫头也不算太笨,很大程度上是很聪明的,只不过现在,她还不是时候恢复记忆,就算她再怎么想,也不会这会儿就想起来那些东西。

      至少,也得等到她对他的依赖性强大到离不开之后,才能够轻松的放人离开才行。

      他不撒手,谁也别想从他手上把人给带走。

      车子很快去到了h国一个知名的餐厅之内,这里好像是出了名的亲子餐厅,不过以高端上档次著称的,所以能够进来的人非富即贵,每一次的花费也是天文数字让人不敢想象。

      车子刚刚停稳,门口的服务生就已经上前来替两人打开了车门,清妤侧目看过去,就见到门口站着的两队整整齐齐的黑衣人,他们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的位置,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黑帮会谈的地方。

      “走吧?!比ōZ霆走过来拉住女人的手往前走去。

      莫寒已经等在门口很长时间了,看到走过来的两个男人,脚下差点没走稳摔在地上。

      “当家已经恭候多时,少帅请这边过来?!蹦锨耙?,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就算是这样的画面,也没有将目光放在清妤的身上。

      清妤看了眼西装革履的莫寒,当家?是谁?

      顺着他的指引往前过去,清妤看得到大大的亲子餐厅几个字放在那边,她嘴角动了动,亲子餐厅,这可真的是稀奇了。

      知道他的好奇,权璟霆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句,“这人是个女儿奴,想必是厉家那小公主过来了?!?br />
      莫寒走在两人前方,说是亲子餐厅,其实也是和很多寻常的庄园一样的差不多的,小花园和喷泉数不胜数沿途还能够看得到两边的儿童乐园。

      这里应该已经是被包下来了的,不然不会这么冷清,不仅冷清,还能够看得到四周走动巡视的保镖人员,想来能够和权璟霆成为朋友的,来头肯定也不小,按照这安保人员的配置,就大概能够知道对方的身份有多大了。

      很快去到了餐厅的正中央位置,清妤一进门就看到了满地散落的玩具和爬行垫,那头稍微干净点的地方,能够看到服务生不断的往餐桌上面摆放餐食。

      白色的长餐桌前面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个穿着正经的黑色西装,另外一个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两人都有一个特点,容貌都十分的出色,长相惊为天人。

      相比之下她和权璟霆身上的衣服就有些不是那么的正式。

      “权少帅这姗姗来迟的,我还以为你会带个女人过来,没想到,还是老样子?!敝魑簧系哪腥丝戳搜劢吹牧饺苏趴诘?。

      一旁正在喝水的女人抬头间看到清妤和权璟霆牵着手走进来的样子,冷不丁的被呛了一口,“噗……咳咳……”

      拿着红酒杯的男人马上凑过来,手掌在她的背上轻拍,拿了一旁的餐巾给她擦嘴,“告诉你了吃东西要小心点?!?br />
      语气虽然带着责怪,但是却是十足的宠溺味十足。

      清妤看着两人的样子,心里头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刚想往前走两步,感觉到有一股轻微的力道正在拽她的裤子,她低下头,就看到趴在自己脚边的粉团子。

      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的,可爱极了,看上去三四岁的样子,但是五官轮廓极美,能够看得出来长相是像刚才说话的男人。

      “姐姐……”小姑娘张口,奶声奶气的。

      清妤心都被萌化了,放开了权璟霆的手蹲下身来看着她,这小姑娘长得,是真的十分的好看。

      “小公主,这可不是姐姐,这是哥哥?!蹦自谒肀呔勒?。

      “姐姐……”宠儿再叫了一声,倒是丝毫像是没听到莫寒的话一样。

      一旁的权璟霆挑眉,没想到厉冥熠家的这小公主,能这么聪明。

      宠儿伸出手,刚想触碰到清妤的手掌,就被人腾空抱起来,转头间小姑娘滴溜溜的眼珠子就看到了抱着自己的男人。

      “帅出出……”宠儿说着还伸出自己小小的手掌摸了摸男人的脸庞。

      “厉冥熠,你这女儿,可是挺好骗的?!比ōZ霆抱着她得意洋洋的走过去。

      听到权璟霆话转过身的男人就看到了抱着自己闺女走过来的权璟霆,他脸色一黑,大步向前将自己女儿接过来抱在手上。

      身后的于宁无奈摇头,这宠儿从出生开始,厉冥熠就捧在手上疼着,宠着溺爱着,慢慢的也就谢绝了任何的异性接触他女儿,活脱脱的女儿奴一枚。

      谁靠近他女儿,脸色都变了,宠儿哭的时候在他眼里就跟天塌下来一样的。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抱一下都不行,你们家这小公主可是最喜欢我的?!比ōZ霆拉着清妤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的位置。

      厉冥熠将女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黑着脸看了看对面的人,“以后没事儿别瞎抱我女儿?!?br />
      万一要是吓着了怎么办,

      清妤耳边想起来刚才进门的时候权璟霆在她耳边说的话,这人是个女儿奴,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的。

      于宁无奈起身,从厉冥熠怀里将女儿接过来,紧跟着看向了餐厅左边东南角的一个位置,“枭儿,过来带妹妹?!?br />
      清妤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东南角一堆玩具环绕之下的中央位置,一个穿戴整齐,大约三四岁的小男孩坐在中间,低头安静的看着书,听到母亲的叫唤之后放下手上的书本走过来。

      他的步子走的很稳当,精致的小脸和于宁怀里的小女孩有几分相似,都是好看的惊人。

      “跟二哥过去玩?!庇谀底沤忱锏某瓒畔吕?。

      “哥哥……”宠儿抱着枭儿的腰叫唤一声。

      枭儿的高度明显的要比宠儿高出很多,倒是比普通三四岁的孩子要长得好很多,枭儿小心翼翼的拉着妹妹往那边过去。

      清妤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对小宝贝,这两个孩子,是不是双胞胎?

      “另外两个呢?”权璟霆看着拉着手离开的两个孩子道。

      于宁笑了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表情柔和无比,“一个今天在上课,一个最近跟着漉铭窝在实验室里头,只有这两个得空了?!?br />
      清妤看向一旁的权璟霆,心里头有些好奇,这厉家,是有四个孩子。

      像是知道她的疑惑,权璟霆凑过来张口,“厉夫人生了四胞胎,一个女儿三个儿子,那是其中两个,还有两个没过来?!?br />
      清妤也算是知道对面人是谁了,她失忆之后知道的事情当中,自然是少不了厉家的,大名鼎鼎的厉家,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她就算再怎么不关注世事,也还是知道厉家,传闻厉冥熠对自己的夫人十分的宠爱,两人结婚多年,厉冥熠身边从来不曾出现任何的异性,现在看来也不光光是传闻而已。

      这四胞胎,也的确是挺让人意外的。

      “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先吃饭吧?!庇谀趴诘?。

      原本今天这顿也是请权璟霆的,权璟霆和厉冥熠也算是很多年的朋友,不过两人所处的身份不同,寻常时候也不方便往来。

      难得这次两人一起在h国,不见一面了不算是对得起这巧合。

      “听说昨天,你们和ie的人碰上了?还和秦重见了面?!崩髭れ谏焓纸谀媲暗呐E湃」?,慢条斯理的切割。

      权璟霆抬头,薄唇轻勾,“什么时候厉家也管这事儿了?难不成,你也有兴趣?”

      “那东西我还不至于,不过我好奇的是ie躲了你这么长时间,怎么就突然决定要见你了?”

      厉冥熠刀下的牛排切成了及易入口的大小之后,将盘子放到了于宁面前,女人抬头对着他笑了笑。

      “躲不过去了,就见了?!?br />
      “看样子他对盛名在外的权少帅,还是多多少少有些顾虑的?!?br />
      清妤低头吃着盘子里的东西,她不适合张口一说话就暴露了她不是男人的事实。

      旁边的权璟霆看了眼女人埋头吃东西的样子,薄唇勾起宠溺的微笑,跟着伸手将对面的沙拉挪到了她面前。

      看到两人之间的亲近,于宁吃着牛排的动作一顿,莫名的想起了那时候苏西西在她耳边嚷嚷的一句话。

      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传宗接代。

      她跟着厉冥熠也是见过几次权璟霆的,也知道这男人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是也没想到会是这情况。

      厉冥熠是什么人,这么多年练就的火眼晶晶让他看的出来对面这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外界传言倒是真的,权少帅这么多年不近女色,是真的另有所求?!崩髭れ诼朴频乃档?。

      清妤看了眼身边的男人,默默的带着椅子往另外一边挪了挪,还没等她动出去,身边人便伸手连人带椅子的拖了回来。

      “吃饭的时候不许闹脾气?!彼趴诘?,好像在训斥小孩子一样的语气。

      清妤眨眨眼睛,继续不说话。

      “呃,其实也不用想太多,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总是不好的,这生活还是得自己过不是吗?!庇谀诙悦?,目光灼灼。

      厉冥熠看了眼自己老婆,跟着伸手捏捏她的脸,“你倒是懂得挺多?!?br />
      于宁打了他一把,“别闹?!?br />
      没看她正在劝人吗,这时候闹什么闹。

      清妤看着对面女人的眼神,想要解释一下,却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来。

      算了,误会了就误会了,反正也没人认识她。

      “秦重过来时自己一个人去的?还是带着ie的几个高层一起?”厉冥熠张口发问。

      对面的权璟霆将视线从清妤身上转开,“你想问什么?”

      厉家的手从来不会伸的太长,这点他知道,况且这件事情厉冥熠知道他在查,就更加不会管了。

      他会这么问,肯定也有自己的意思。

      “内人有一朋友,是ie内部的人,听说前段时间ie出了不少的事情,明里暗里的攻击受了好几波,她想确定自己这朋友是不是还安好?!?br />
      旁边的于宁点头,是的是的,她就是想问问权璟霆见得是不是秦重,还是有其他人一起的。

      “高层来了几个,不过要紧的也就是秦重一个人,要说奇怪的,开了个颠三倒四的丫头?!比ōZ霆倒是难得这么老实巴交的告诉对方。

      “颠三倒四的丫头?!庇谀炖锿纺盍苏饧父鲎?。

      肯定不是她了。

      不过也算是多年故交,平时联系的不多,这次ie出事,她也想着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秦重嘴防的死紧,一点儿风声都没透出来,她这边干着急也没什么用。

      “ie和eo,什么时候有业务上的往来了?”

      于宁笑了笑,还是同权璟霆解释了两句,“私交,不牵扯组织问题?!?br />
      对于于宁的身份,权璟霆清清楚楚,毕竟和厉冥熠也算是多年的交情,能够让他折腰的美人,在接到婚礼邀请函的时候他特地过去参加了婚礼,也去了那四个孩子的满月酒。

      eo的指挥官,大名鼎鼎的机械鬼才鬼凤,和w齐名的枪支设计师,厉害的很。

      如果不是这样的身份,倒还觉得配不上厉冥熠了。

      清妤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女人,那张脸美的惊人,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另外一副光景,很快闪现之后消失。

      “秦重交还了我方科研人员的尸体,对于他们的损失但是闭口不提,下个月开始,ie会开放委托,你能够去问问?!?br />
      于宁点头,“谢谢少帅?!?br />
      权璟霆微微颔首,一旁的厉冥熠看了眼于宁的样子,伸手将她的脸转过来看向自己。

      “好好吃饭?!?br />
      清妤吃干净盘子里的东西之后对着权璟霆说了几句话,男人了然,轻拍她的腰际之后看着她离开。

      人有三急,她也不能不过去不是。

      几乎是清妤一离开这里,对面的厉冥熠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权璟霆。

      “我倒是好奇哪里的姑娘能够拿下不近女色的权少帅?!?br />
      “彼此彼此,你我都差不多?!?br />
      于宁吃着东西的动作一顿,刚刚那,不是个男人,是个姑娘?

      “m国和h国会有一个军事合作,并且两方联合对冥渊地区增兵进行武力镇压,t国这边估计也会有动静了?!崩髭れ诼朴频恼趴诘?。

      领土纷争,是每个国家之间长期存在的问题,最后也会成为引发国家之间战争的重要因素。

      对于冥渊的确,权璟霆的主张是收回,可是一直以来的总统和各大委员会都不是那么的赞同,他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

      “增兵就增兵吧,不怕他做,就怕他不做?!比ōZ霆毫不在意的回了句。

      厉冥熠看着他,同样是不可一世的男人,他身上背负厉家的荣耀,从来不不论国籍,只为厉家,可是权璟霆不同,他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国家的荣耀,是整个国家的安定。

      都是一样的沉重不堪,也最后导致两个立场不同的男人成为了好友。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就开口,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算你便宜一点?!崩髭れ谑种械木票宰潘锪搜?。

      权璟霆回应了一下,仰头喝下杯中红酒。

      清妤上了洗手间之后顺着原路返回,这地方是挺大的,因为被厉家包下来的缘故,这会儿十分的冷清,是不是的能够见得到走动的保镖,安保工作做的十分的好。

      路过餐厅旁边的隔间的时候,清妤看到了里头的两小只,枭儿坐在墙边安静的摆弄手上的机械魔方,旁边的玩具池里头,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宠儿坐在里头低头认真的翻动面前的玩具。

      她好像记得刚才于宁是叫了宠儿这个名字,厉家的小公主,自然是从出生开始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也生的粉雕玉琢,活脱脱的一个小精灵的样子。

      这个名字起的真的是不错,宠儿。

      小姑娘坐在玩具熊当中的位置,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清妤,她挣扎着起身,小短腿慢悠悠的往清妤的方向过来,她行走的步伐和枭儿不同,有些不稳当的感觉,有种随时随地会摔在地上的感觉。

      不是四胞胎吗,怎么感觉哥哥和妹妹的感觉明显的不一样呢。

      清妤害怕她自己摔倒了,上前一步蹲在了她面前,一旁打算过来跟着的保姆看到这情况也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原地。

      “姐姐……”宠儿一双小手搭在清妤的膝盖上,仰着精致的小脸看着她。

      清妤心里头措不及防的像是被人揉了一把,软绵绵的,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她抬手,摸了摸宠儿的脸颊,跟着笑了笑。

      看到清妤露出笑容,宠儿更加高兴了,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软乎乎的摊开手,“抱抱……”

      身后的保姆看到这样,有些好笑,这小小姐从出生开始,还是第一次对着陌生人喊抱的,还是个男人,这要是让当家知道了,指不定得生气成什么样了。

      清妤伸手将她抱起来,软乎乎的小身在在她胸口蹭了蹭,小娃娃身上带着奶香味,流着口水的嘴角弯弯。

      这边的枭儿感觉到了旁边的一样,转头就看到自己妹妹已经被人抱起来了,将手里的魔方放到一旁之后他走过来,仰头看着清妤。

      “放她下来?!?br />
      感觉到小男孩身上的不满,清妤低头就看到他眼中的戾气和眉宇指之间的气势,不过三四岁的孩子,能够有这样的气势,她是不是应该感叹,父母基因的强大。

      “宠儿,下来?!辫啥范宰琶妹媒械?。

      被叫到名字的小丫头哼了声,蹬蹬小脚抱住清妤的脖子,“抱抱……”

      所以这是不放手的意思了是吗。

      “我抱她过去找你爸爸妈妈吧?!彼趴诘?。

      枭儿小脸一皱,跟着上下看了看清妤,“你不是男人?”

      这话从一个三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未免有些太惊悚了,清妤低头看了看他,在看看自己身上的小丫头这区别有些太明显了吧。

      “我不是,你不是听到她喊我姐姐了吗?”清妤张口道。

      枭儿歪着小脑袋盯着清妤的脸,他学的课程当中有特别教他们记住人的声音,所以这是个女人。

      她是权叔叔带过来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然的话莫寒早就拦下来了。

      清妤看着盯着自己不放的小家伙,不由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

      “你真聪明,能够听的出来我不是男人?!?br />
      别的孩子只怕也没这个本事。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半响之后,枭儿张口道。

      “你认识我?”清妤有些错愕,她不记得有认识这么出色的小孩子啊。

      枭儿摇头,“不是,你的声音有点熟悉?!?br />
      这世界上声音千万种,有相似的不足为奇,他们从小学习的课程当中,他学的最好的就是辨别声音,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我没有见过你,你认错人了?!?br />
      “爸爸……”清妤身上的宠儿叫了声。

      她伸手摸了摸枭儿的脑袋,“我先抱你妹妹过去找爸爸,你要不要过去?”

      “妈妈让我要看着妹妹?!?br />
      所以这是要跟着她过去了。

     ?。馔饣埃?br />
      厉氏夫妇前来客串,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6-04
  • 【专题】2018高考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9-06-04
  • 赏荷正当时!错过就要等明年 2019-05-30
  • 辽阔疆域 风光无限 昭苏·巴勒克苏大草原 2019-05-30
  • 特写:中国端午节文化走进韩国校园 2019-05-3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5-27
  • 《敦刻尔克》:不同于以往战争片的高概念高体验电影 2019-05-27
  • 主人遗弃、行业混乱 狗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 2019-05-26
  • 牢记嘱托 让重庆各项工作迈上新台阶重庆各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2019-05-25
  • 为宣传奇绝秀美旅游风光 鹰潭市委书记自拍上央视(图) 2019-05-25
  • 中方有力回击!美国多个行业喊痛:“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 2019-05-24
  • 人民空军多型战机绕飞祖国宝岛巡航纪念封在全国公开发行 2019-05-24
  • 主持人资料库——蔡康永 2019-05-22
  • 把住网红食品安全关(民生观) 2019-05-18
  • 老人凌晨4点穿街过巷 ,神秘男子为何悄悄跟在身后? 2019-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