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
  • | 快捷翻页 ← → 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 武侠修真 > 都市之高压修真 > 第110章、一剑之威!【求订阅】

    体彩快乐扑克:都市之高压修真 第110章、一剑之威!【求订阅】

     热门点击:嫡女重生记、符皇、遮天、凡人修仙传、校园修仙、无赖圣尊、莽荒纪、造化之门、仙逆、九界独尊
      第110章、一剑之威!求订阅

      轰?。?!

      吴成刚靠近小山,一道恐怖的拳罡劲芒就朝着他袭来。

      砰?。?!

      拳罡劲芒轰然落下,吴成不躲不闪,左手化掌,直接一掌便将南宫耀的攻击给拍偏,那股巨大的力量传至他的掌间,只是让吴成的身躯微微一晃。

      劲风呼啸,吴成的身形向后一闪,就将南宫耀的攻击给闪开。

      轰隆?。。?!

      恐怖的拳劲轰然落下,砸在不远处的山石之上,只听一声爆响,方圆丈许之地的山石彻底碎裂!

      “南宫,是我!”

      正当南宫耀准备继续出击时,吴成的声音也是传至其耳中。

      听到吴成的声音后,南宫耀也是急忙收手,并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他的面前。

      “本尊,我就知晓昆仑派的人奈何不了你,此刻看来,果然是我猜对了”

      南宫耀大笑一声,沉积在心中的烦闷不郁也是一扫而空。

      玉清神雷塔爆裂后,所造成的那种恐怖局面让他也是一阵骇然。

      当时的那波风暴不说是元婴境的修炼者,就是出窍境的修炼者也有死无生,每每想到本尊就被镇压在玉清神雷塔内,他就有些心惊胆战。

      要不是他能够清楚的感应到本尊还活着,说不定早就爆发了。

      “本尊,你没受伤?”

      等到南宫耀冷静下来后,他才发现吴成完好无损,根本不像什么受伤之人。

      “等等难道玉清神雷塔的爆裂与本尊有关?”

      想到这里,他看向吴成的目光也带着几分震惊。

      “昆仑派的伤亡如何?”

      “嘿嘿,据我估计,元婴境的修炼者陨落了将近三十人,除此之外,还折损了不少金丹境的门人,再加上玄虚,玄青以及玉真,阮真河这四名长老,这次昆仑派算是伤了筋骨了?!?br />
      吴成轻轻一颔首,脸色非但没有多少兴奋,反而越发的凝重起来。

      见到吴成的模样后,南宫耀这才沉声道:“本尊,可是有什么不对之地?”

      “这次昆仑派损失这么重,换做你是昆仑派的掌门,你会如何做?”

      “自然是杀一儆百,不然昆仑派的名声就全毁了”说到这里,南宫耀话音一顿,脸色也变的无比难看。

      “你看着吧,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唯有这一战胜出,昆仑派才会放下脸面,委曲求全,一旦,我们败了,之前我们的战绩都将付之一空?!?br />
      “这么说来,本尊你已经有了对策?”

      “没有,到了这步田地,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就是不知昆仑派又会如何布置?”

      吴成摇摇头,脸上一片平静。

      “本尊,这次灭杀了昆仑这么多人,虽然得罪了昆仑,但是,收获也不菲?!?br />
      南宫耀说完,就拿出一枚储物戒指交予他。

      “这里有一些炼器材料,各种各样的法宝,还有一些灵药,不过级别并不高,我能用的,全都留了下来,除此之外,还有四门神通,两种秘术,十九种法术,想来本尊你对这些感兴趣?!?br />
      吴成并没有查探里面东西,直接翻手将储物戒指收了起来。

      同时,又拿出几物交予南宫耀,正是他煞费苦心交易到的虚空貂皮以及风水两系的极品灵物,还有龙涎水,夜明砂等物。

      “这是虚空貂皮?”

      感受到兽皮中散发的空间之力后,南宫耀也是无比的激动。

      南宫耀轻轻抚摸着虚空貂皮,道:“吾道成矣!”

      “本尊,谢了!”

      “你我一体,何须客气,接下来我会送你去一个地方,你就安心在那里祭炼四象图,等我解决了眼下的麻烦,自会放你出来?!?br />
      南宫耀一愣,道:“什么地方?”

      “不要抵抗!”

      吴成也没有给他过多的解释,心念一动,就把南宫耀收入到雷葫空间。

      接下来,昆仑派的报复将会更加的猛烈,南宫耀的修为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显不够。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南宫耀暂避锋芒,把时间用到有用之处。

      没有了后顾之忧后,吴成就在山顶开辟了一间石室,充当自己的临死洞府。

      然后,他就开始巩固当前的修为境界。

      时间如同东逝水,一去不复返。

      弹指间,三天时间过去了。

      尽管这次昆仑派损失了不少人马,但是,昆仑派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行事,而是彻底安静下来。

      就好似忘却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一般。

      唯有吴成清楚,昆仑派已经吃了一次亏,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所以,眼前的风平浪静并不代表着昆仑派忘了先前的一幕,而是紧锣密鼓的在布置一切,等到他们布置的差不多时,就是恶战开启之际。

      这一日,吴成正在打磨自身的法力,突然心中升起一抹?;?。

      感受到心血示警后,他也是急忙停下了修炼。

      然后,就将神识放出,席卷了方圆三百多里的范围,仔细探查起来。

      片刻后,他就愣住了,只见百十人正朝着他所在的小山赶来。

      这些人全都是各大势力的修炼者,其中修为最低的都是金丹境。

      见到这一幕后,他便知晓昆仑派要动手了。

      就是不知昆仑派这次是如何安排的?

      吟!

      他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天际就出现一道刺目的剑芒。

      这道剑芒一出,吴成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化作一道雷光消失在石室。

      轰隆?。。?!

      就在吴成消失的那一瞬间,剑芒从天而降,落在他所在的小山上。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偌大的小山在这一瞬间竟从中裂开,直接一分为二。

      那些正在赶来的修炼者也是停下步伐,立在远处,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那偌大的无名小山,在这一刻被一剑斩成两半,要知道那仅仅是一道剑芒,便令一座足足数十米高的小山直接断开?

      这是什么概念?

      所有人都被吓住了,原本他们还打算靠近观看这次的大战。

      结果,见到这种情况后,全都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唰!

      残影掠过,小山上方的虚空中出现一道人影。

      此人身上披着一件破旧的道袍,手中握着一柄暗青色的长剑,神色漠然,并没有关注脚下裂成两半的小山,而是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虚空。

      “你是何人?”

      雷光一闪,吴成就出现在半空中,冷冷地看着此人。

      “不错的警惕,怪不得能够让昆仑的人损兵折将,你有资格死在我的剑下?!?br />
      “你不是昆仑派的人?”

      吴成眉头一皱,自然听出此人话中所蕴含的另一层意思。

      “我叫石剑,记住我的名字,下辈子投个好胎”

      石剑说完,身上就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杀意。

      杀意一出,虚空中都弥漫出丝丝血煞之气,这些煞气凝聚在一起,隐隐有化云的趋势。

      杀气如云,冲天而起!

      整个天地都似乎都变得阴暗下来,在这股磅礴杀意之下,远处的众多观战者都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发怵。

      石剑已然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在举起的瞬间,在他背后,浮现出一柄血色的巍峨巨剑。

      剑影盘空,煞气冲天。

      下一刻,石剑手中的长剑骤然挥劈而出。

      吟!

      杀气滔天的一剑,顷刻间就出现在吴成的面前,那强横的威能令吴成也不由的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这是杀戮剑道?”吴成大吃一惊。

      刚刚石剑破开小山时,催动的剑芒只是普普通通的剑芒,虽然威力也不错,但是,吴成并未放在心上,那一剑只能说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已。

      可杀戮剑道就完全不同了。

      这是以杀戮剑意为主的剑道,攻击威能远远超出其他剑意的剑道。

      若论破坏与杀敌,唯有毁灭剑道能够与杀戮剑道相聘美。像石剑此刻施展的这一剑,威能就惊天动地。

      “麻烦大了!”

      吴成双眸一缩,内心也是无比的凝重。

      到了这一刻,他也不敢有任何的保留,直接拼命了,他很清楚,他若是不拼命一搏,那他今日就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吴成深吸一口气,手中的五雷刀也是涌现出一阵雷光,雷光挥洒间,弥漫全身,最终这些雷光全都汇聚于他的五雷刀上。

      刹那间,五雷刀就化作一柄雷光闪耀的宝刀。

      “雷劫刀!”

      吴成怒喝一声,身上也是爆发出了一股凌厉的杀机来!

      一刀斩出,雷光飞梭。

      雷霆,本就代表着天地意志,所以,天劫都是以雷为主。

      吴成的这一刀就是感悟自身的雷劫法力,并从中领悟出来的一刀,杀机和雷劫凝聚,那冷厉的刀芒犹如暴雨雷鸣般连绵不绝,凝聚成了一条丝线。

      刀芒成丝,划破虚空。

      顿时,虚空中也是映衬出了一道神秘的黑紫色缝隙。

      轰!

      雷劫刀与那杀伐一剑交锋后,虚空直接被搅碎,万千锋芒碰撞在一起,让虚空崩溃,丝丝漆黑色的空间缝隙也是弥漫在半空中。

      两种迥然不同的锋芒碰撞在一起,就如同针尖对麦芒。

      雷劫化刀,刀芒成丝!

      恐怖的刀意携着惶惶天威,与剑气交缠之后,直接将剑气给杀溃败而逃。

      那恐怖的刀意爆发后,石剑斩出的那一剑立即土崩瓦解。

      那莹莹泛紫的刀芒也是穿破虚空,快速来到了石剑的眼前!

      感知到刀芒中蕴含的那抹浓重杀机后,石剑的面色也变的凝重起来,隐约间还能看到其眼中的那一抹振奋。

      没错,就是振奋。

      吴成一直都盯着石剑,他也想要看看石剑如何破解他这一刀。

      “灭!”

      石剑手中的长剑轻轻一划,就见一道剑丝划过虚空,直接迎上了吴成的刀芒。

      嗤啦!

      刀芒与剑丝交织在一起后,并没有出现什么轰爆之声,也没有爆发出什么璀璨如烟花的大动静,而是一面倒的局势。

      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他施展的这一刀就这样被无情的摧毁。

      剑丝在磨灭掉他的刀芒后,就朝着他激射而出,蜿蜒游转间,就如同一条明亮而耀眼的血色丝线。

      “这是练剑成丝?”

      吴成目光一闪,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惊。

      不管是刀道也好,剑道也罢,演变的路子都一样。

      最初之际,都是技,剑技刀技在施展出来后,凭借的是刀剑本身的锋利以及破坏力。

      技之后是气,然后是芒,接着才是丝。

      想要凝炼剑丝,首先要领悟剑意,并不断打磨压缩自己的剑气,直至剑气成丝,这一过程很枯燥,不但需要大毅力,还需要大悟性。

      如果说剑气是普通的钢铁,剑芒就是百炼精钢,而剑丝则是玄铁。

      个中的差距简直是云泥之别。

      望着朝自己袭来的剑丝,吴成也不敢有任何大意。

      单手一掐诀,寒雷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掌心。

      嗤啦!

      一掌拍出,虚空就被冻结起来,而剑丝赫然也在其中。

      他知道单凭寒气根本无法磨灭剑丝,所以,在剑丝被冰冻后,又是一指点出,只见无数雷泽电弧飞出,迅速将剑丝包裹起来。

      噼里啪啦!

      寒冰之中雷光绽放,在阵阵的雷鸣声中,剑丝就此化为了点点雷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见剑丝被吴成破灭后,石剑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仔细打量起吴成来。

      半响,石剑才淡淡地说道:“你可知,刚才的这一剑,我只用了七分力?!?br />
      “什么?这怎么可能?”吴成大吃一惊。

      刚才他斩出的那一刀,虽然称不上全力以赴,却也没有多少保留,可石剑只用了七分的力量?

      这令他也是无比的震惊。

      “原本我准备随意杀掉你,但是,你的实力得到了我的认同,所以,我改变主意了?!?br />
      石剑冰冷说道:“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施展我最强的一剑送你上路!”

      石?;鞍?,眸子一冷,再也不压制自身的剑道修为。

      瞬息间,他的力量在这一刻全力爆发出来。

      铿锵?。?!

      剑鸣声响起的瞬间,盘踞在石剑背后的那尊巍峨剑影,在这一刻也是突兀地暴涨起来,隐约间还有凝实的迹象。

      随着这道巍峨剑影威猛暴涨,吴成的气势却是被压制下来。

      咔嚓!

      猛地,巍峨剑影一转,虚空中就多了一道缝隙,那是空间裂缝。

      感受到剑影中传来的那股强横威压,吴成也是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

      “绝杀一剑!”

      伴随着石剑的一声低喝,一股磅礴的杀意也瞬间将吴成锁定起来。

      “不好?!?br />
      吴成瞳孔一缩,心底陡然升起了一股浓浓的?;?。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投推荐票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