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
  • | 快捷翻页 ← → 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 玄幻奇幻 > 黄泉不死心 > 第二百零六章:得见曲径
      第二百零五章:得见曲径

      看着妹妹双手握拳难得的一副自信满满的神态,不想打击她自信心的霜玄不由得默默的在心里感叹道:“嗨,什么跟什么嘛,这小妮子真是天真得可爱至极!”

      就在众人划桨开大船的说着收服鲲兽之时,这家伙突然不失时节的操着憨憨的口音,划破了沉浸在美好憧憬中的众人说道:“嘿,我说我可真曲径里跳进去了?!?br />
      “你怎么还没跳进去,都半天了在干啥呢?”循着鲲兽的声音望去,就见它来回的不停的在曲径水瀑边缘走来走去,不耐烦的雪降当即一边没好气的询问着一边大步流星的向鲲兽的位置走了过去。

      “跳,跳,立马就跳?!钡S茄┙祷嵩俅文幼约憾瞧さ啮锸藜桓辈辉玫纳袂橄蜃约盒耸ξ首锒?,当即掷地有声的利落的回答道,但腿底下的脚却仍旧在原地徘徊不前。

      眼瞅着雪降还有不到十步的距离就走到了鲲兽跟前,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飞起一脚帮助鲲兽做出决定来,就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期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之时,猛然间就听路人从水瀑中伸出个脑袋出来说道:“哟!想不到你这条大鱼竟然怕一小姑娘,这要是传出去岂不被你们的同类笑掉大牙?!?br />
      路人冷不丁的毫无征兆的从水瀑里说起话来瞬间使得空气仿佛被冻住了一般,大家睁大了双眼惊讶的循声朝水瀑望去,被搞蒙了的众人想不明白路人是如何在这高速旋转的对流的水瀑里来去自如的,倒是被逼到走投无路的鲲兽像遇到救星一样热烈亲切的迎上去献媚道:“我滴个乖乖,死猴子你真是回来得太及时了,要是再晚一步我可就变成了一条咸鱼了?!彼低?,激动的鲲兽就情不自禁张开了双翅欲拥抱一下路人的,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不料,还没等鲲兽把翅膀完全张开扑向路人之时,霜玄不知什么时候窜了出来挡在它的跟前严正的交涉道:“你要干啥?两雄性动物搂搂抱抱的成什么样子,我们可还是群未成年孩子,会严重影响我们日后成长发育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已经从水瀑中跳将出来的路人拍了拍身上的水渍一脸怀疑的望着献媚的鲲兽鄙视道。

      “那当然啦,小哥哥你要是再晚一点出现,这家伙就要亲自下水去找你回来,我们家两位的意思是活要见你的人,死要见你的尸体?!笨吹剿У穆啡嗽俅纬鱿?,同样花痴的雁丘当即不遗余力表现自己说道。

      “嗯,雁丘,这可不像你一贯行事的作风?”雁丘异常的举动立马引得招魂注意了起来,因为雁丘一向很少主动跟仅见过一次面的说话的,傻不愣噔的招魂啥时顿感好奇扭头的向雁丘其本人询问起来缘由来道。

      花痴的雁丘被招魂一针见血的问中女儿心事,当即羞涩得回过头去狠狠的瞪了招魂一眼道:“要你管!”

      “啊,哦!”招魂的情商虽说不咋滴,但智商却是没得说,一听雁丘回头凶他的神情和语气,当即明白自己肯定是一时失语得罪的她,于是立马伸出右手掌一把捂住自己嘴巴不再言语,并即刻当着诸人的面忙赔笑脸的抱拳作揖的告饶,那意思明显是在说对不起我错了!

      “哼!”看到招魂当着诸人的面向自己服软告饶,就坡下驴的雁丘也就没有再深究下去,而是接着继续花痴般的看她的帅哥去了。

      自作孽不可活!被心目中的女神雁丘一顿揶揄的招魂心灵受到深深伤害,本想转头向暗谛山鬼两位兄弟寻求些许安慰的,那想山鬼暗谛早就一脸嫌弃远远的躲开眼前的是非之地,那神情分明就是怕引火烧身。

      也是哈,女人这种雌性动物从来都是不会讲道理的,尤其是不高兴的时候,方圆百米内绝对是寸草不生,更何况像雁丘这样身怀绝技修为的,百米距离绝对是在她的杀伤范围之内,所以为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惨剧发生,心领神会的山鬼个暗谛还是觉得能有多远就躲多远,免得引火烧身。

      “你们两个不讲义气的家伙!”顿感被抛弃的招魂见二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神情,当即狠狠地咬牙切齿的撸起袖子朝他们一脸坏笑的走了过去。

      而这边的路人本就对鲲兽俯首于雪降感到疑惑,此刻听到雁丘的一番声情并茂的描述,更觉诧异的路人终于忍不住的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客气的质疑道:“我就纳闷了,你堂堂一个上古神兽竟然对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唯唯诺诺的敢怒不敢言,而对我这个可以帮你五雷轰顶度过天劫的贵人却是言不由衷的敷衍?!?br />
      “呃,我哪有,别忘了在碧玉华府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焙┖竦啮锸薜ゴ康煤?,根本没有听出路人的言外之意,反而被路人咄咄逼人气势的问懵了的淡淡的反驳道。

      “人家了是和我妹妹有契约的,所以才百般忍让的,你看多有绅士精神!倒是你怎么悄无声息的来去无踪,说都不说一声,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庇质撬雒嫣骣锸藿饬司狡戎?,且还帮忙顺便讥讽了路人一番。

      “是呀,是呀,小哥哥,你是如何在这逆流中来去自如却不被急流伤着的?”霜玄的讽刺路人的话语被雁丘听成了夸赞,于是仍旧一副花痴当即好奇的追问起来。

      “嗯,嗯,说起这事儿,我就要给大家好好讲讲关于力的相互作用了。想呀,在同一种环境之下怎么可能出现两种不同的水流,除非人为改变的,虽然两种相向对流的水流的力度破坏力极为恐怖,像我们这样凡夫俗子的身体也不可能硬扛得住这样的冲击,但是凡事都有个例外,其实在巨大冲击力的接触的缝隙里力的作用是相互抵消的?!碧接衝问起一个生辟的重要问题,路人当即清了清嗓子卖弄道。

      “切,什么跟什么嘛,简单点就是说两股力之间就是没有力了,这么简单的事我也会,还在那里绕半天弯子?!甭啡说牟鲅杆俦谎┙蹈斫馔赋沽?,当即很是不屑的说道。

      见妹妹竟大言不惭的对路人的见解嗤之以鼻,霜玄当即嗔怒的提醒雪降说话注意分寸道:“你个小魔头,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有本事你也下水走一趟给姐姐我看看?!?br />
      “大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二了是你的亲妹妹呀!”已经花痴得走火入魔的雁丘见霜玄如此不客气的当着路人的面斥责自己的妹妹雪降,当即提雪降打抱不平的鸣屈道。

      其实霜玄是一语双关一想压压妹妹的跋扈的性格,二来确实是对有好感的路人投桃报李,不料却被不解风情的雁丘毫不留情的给拆穿了,当即急得霜玄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见她小脸涨得通红的指着雁丘结结巴巴的说道:“雁丘,你,你,你!”

      “就是嘛,姐姐你平时不是这样子的,你该不会是?!彼锫啡怂祷疤懔?,已经猜得不离十的雪降口无遮拦的准备捅破天窗的帮霜玄一把的将话挑明白道。

      眼瞅着不长脑子的雪降就要令自己出糗了,速即眼疾手快的霜玄当即一个箭步窜到她跟前,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并声东击西的分散诸人注意力的说道:“妹妹,你再敢乱说,我可救不了你?!?br />
      三个女人一台戏!正当雁丘雪降霜玄三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无心欣赏三个女人唱戏的路人接着掷地有声的继续说道:“你说得不错,只要找到两股力量之间的破绽,就轻而易举的能进去这湍急的水瀑之中,大家请看?!彼低昃蜕焓殖募钡乃僦卸衔鞅彼母鑫恢梅直鸫虺隽怂恼挪煌及傅闹焐胺?。

      瞬间,两股湍急对流的水瀑变得清澈透明起来,一副相互胶合高速运转的齿轮图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啥时间包括鲲兽在内的诸人被惊讶得目瞪口呆的,连鲲兽自己都没有想过为什么这水流是怎么形成的,更别说去探究内里的具体原因,因为路人的修为有限,这幅巨大的齿轮运行图仅仅维持显现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然后便转瞬即逝的再次消失不见了。

      “哇靠!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怎么没有想到过这方面的问题呢?”看到水瀑中的境况后,鲲兽恍然大悟的感慨道。

      “你把这幅图给我们看,该不会就是为了仅仅单纯的为欣赏一下而已吧?”知道路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雪降一语道破的把话挑明白了的说道。

      “嘿嘿,你这小妹妹太聪明了,实话告诉你们吧,经过我刚才一番探究这曲径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水下机关和阵型相结合的境界,目前想要顺利的通过曲径,鲲兽体内水属性的能量是关键?!倍杂谘┙抵饰?,我当即知无不言的解疑释惑道。9
    投推荐票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