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
  • | 快捷翻页 ← → 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 > 玄幻奇幻 > 系统之至高法则 > 第九十五章 义庄阴宅
      一日之后,南华书院地界,以红枫城为中心,方圆十数里都是红枫树林。

      此刻,正值深秋,从高处望去,一片红枫,煞是美丽,恍如梦境。

      然而,与这个美丽不相对称的,是红枫城出现的瘟疫!

      五个月前,红枫城出现恐怖的瘟疫,数以万计的百姓死亡,虽然最后被医殿将瘟疫控制处理了,但也使得城市元气大伤。

      大量死去的百姓被安置在一个红枫林深处的废弃村子中,渐渐地,人们便称之为义庄村!

      蓦然,一个巨鼎夹杂着大量灵光,呼啸而至,卷起大量枫叶,红枫叶因为气流的影响聚集在空中,如同一个长长的红色尾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夜色开始降临,由于此地乃是义庄阴宅,根本没有人敢在夜间逗留,整个村子悄无声息。

      林平和从九鼎中跃出,将林无敌留在鼎中,自己走入义庄村。

      暗淡的空中没有月亮,被乌云遮住,整个义庄村显得一片昏暗,只有天际遥远的地方,有一两点残辉,遥遥相对,散发着微光。

      夜风习习,带着一丝寒意和冰凉,在枫树群中发出细细的风声,笼罩整个村子。

      林平和悄无声息的进入村子,义庄二字刻在村口,字迹清晰可见,看来也是雕刻上不久。然而里面的房屋村舍,就残破不堪了,昏暗的环境下,冷风嗖嗖,似乎有阴风在各个洞口之间乱串。

      若是普通人,透过洞口窥见到其中的一个个残破的棺材,自然心里发毛,但是林平和可没这个心思,慢里斯条的走在村道之上,神情淡然,似乎如漫步山水之间。

      夜,黑的很快,不多时,前方就已然深深的漆黑一片,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枫叶林中,还传来不知名的叫唤声

      林平和看了一下这义庄的风水布置,寻找阴眼的大概方位,目光一闪,便对着村子中央方向看去,只见他瞳孔中漏出淡淡的金光,转瞬即逝。

      林平和顺着小道,一步一步向村子中央的最大义庄走去,踩踏在从石砖缝间挣扎而出的小草,使得在这片寂静中,仍然能听到轻微的脚步声。

      不过是,只见一个少年,身后跟着一个悬浮的巨鼎,站在一个义庄阴宅之前。

      阴宅之门,残破不堪,透过一些木洞,直接可以借助屋顶破瓦散落下的星光,看到内部整齐排列的数十个棺材。

      少年踏上台阶,走到门前。

      陡然,原本漆黑一片的义庄阴宅里,“呼”的一声,虽然谈不上响亮,在寂静的环境中犹如惊雷,一道火光从门洞中透射出来,带着幽幽的诡异墨绿色,静静燃烧。

      顿时,连带着周围的夜风在耳中听来,也越来越像鬼哭狼嚎之音。

      黑暗的屋子之中,散发出墨绿色灯光的,并非什么油芯火灯,赫然是一团团悬浮在各个棺材上的鬼火。

      鬼火如火焰一般无声地燃烧,而且屋子之中却没有半个人影,只是在这暗绿鬼火的照耀下,一具具棺材显得格外毛骨悚然

      林平和面色平静,鬼修这算是第二次见过了,都是些装神弄鬼吓唬凡人的小道,真的有大神通的鬼修士,也不会窝在这个小地方。

      少年伸出洁白的手,在这种灯光下显得有些惨白,轻轻点在门上,手臂微微一曲,只见门上墨绿的灵光一闪,便被破开。

      少年推门而入。

      几乎在同时,义庄阴宅之内,有个声音突然“咦”了一下,带着几分惊讶之意。

      义庄阴宅冷冷清清,隐约之中还有薄雾在其间飘过,让人肉眼看不真切。

      一个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出来:“一个练气期修士,能如此轻松的破开我的门,也算是不简单了?!?br />
      林平和也平淡道:“你不过刚刚踏入筑基期,口气也是不小?!?br />
      “桀桀桀桀”一阵如鬼哭狼嚎的尖锐笑声,“当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完全不把我这种孤魂野鬼放在眼里??!”

      此音刚停下,只见阴宅深处,一缕鬼气慢慢升腾而出,不断壮大,变成一个人形的黑色鬼影。

      这可比当初遇到的小鬼修厉害多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竟然凝实了人形。当然,还有一些修行到与常人无异、有模有样的鬼修,那自然更为可怕。

      那鬼修显出真身,冷冷道:“莫不是哪家宗门弟子,入世修行,专门替天行道?我虽然成为鬼修,可也没有杀人修行,只是凑巧听闻此处有瘟疫,趁机利用一二罢了?!?br />
      “我已经不干那种蠢事了?!绷制胶臀⑽⒁⊥?,“此行,特地来借一样东西?!?br />
      “桀桀”鬼修似乎很久没和活人讲话,遇到一个修为低于自己的修士,心情不错道:“我可没什么好东西,不过你若是要些死人,出门随便去取?!?br />
      林平和抬起头,凝视着鬼修,“我需要你的鬼道之基!”

      人形鬼修一阵翻腾,虽然不知道怎么取自己的鬼道之基,但也听出来者口气不善,又是桀桀一笑,一字一句道:“既然非要来送死,那就成全你了?!?br />
      只见墨绿色的鬼火逐渐变大,化为碗口大小,整个阴宅全部被这光芒所笼罩。

      靠近林平和数颗鬼火猛然发动,激射而来。

      少年一步不动,身上血光蓦然大涨,其背后突然冲出两只巨大血色手掌。

      “砰~”、“砰~”、“砰~”几声之后,鬼火全部被手掌拦住,捏爆。

      浓郁的血气顿时弥漫整个空间,配上这阴森环境,简直如同恶鬼之战,看不出有活人参与的迹象。

      “桀桀”鬼修尖锐的笑声再次响起:“我当你是什么名门正派,原来想黑吃黑,今日之事真是妙极!”

      鬼修虽然出声,但手上可没停下,只听“砰”的一声,原本变大的一些鬼火突然一分为三,六个一组,彼此丝丝相连,竟成了一个六相诡阵,诡阵悬浮在半空,大量阴森鬼气从中涌出,和血气形成一黑一红两方势力,在窄小的阴宅之内相互缠绕。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鬼气弥漫之际,六相诡阵墨绿色光芒异动,瞬间,原本的鬼哭狼嚎之声宛如实质,极为刺耳。

      鬼气一阵翻腾,不绝于耳的鬼哭狼嚎之声化为大量尖啸,犹如一道道锋芒破空而来,一路上碎石残木一触即飞,就连石板地面也被划出深深凹痕。

      一些棺材吃不消如此破坏,露出还没腐烂彻底的尸身,宛如人间地狱!

      林平和眼中金光一闪,影响精神的尖啸顿时消弭,两个血色巨手,五指交叉合拢,挡在身前。

      “嘭!”、“嘭!”

      血色巨手被砍的血光四溅,血气凹凸不平,但仍然防住这一击。

      林平和微微抬头,身上血气再涨,血手瞬间被弥补完好,恢复如初。

      鬼修士此刻总算认真了几分,也不出声,自身尖啸一声,好似头领的呼唤,刹那间,无数尖啸声附和而出,比原先十倍还多的锋芒呼啸着压迫着空气,从鬼气中冲出。

      有些露出的尸身都被切得粉碎,惨不忍睹

      这种攻击,当真是只有筑基期的灵力修为才能释放,普通练气期,不仅强度远不如,放两三个就得灵气枯竭。加上筑基初期的鬼修士本就比同阶的人类修士要强不少,自然威力骇人。

      一阵长久的轰鸣声,尖啸总算耗尽,黑雾也单薄的几分。

      然而血色巨手,不仅没有被摧毁,反而变大了几分,更加摄人。

      林平和此刻,两个瞳孔深处,一金一红,十分诡异,他面无表情,忽地往前踏上几步,压迫着鬼气节节后退。

      就在这寂静的紧张时刻,鬼修双手掐诀,发动一个法术,满宅的棺材全部开始震动,无论好的还是被损坏,渐渐地,棺材上溢散出一缕缕鬼气,飞向鬼修。

      大量被压迫的鬼气也主动退后,缩回鬼修体内,鬼修本体不断变大,竟然顶到足足七八米高的阴宅屋顶,一些残破的瓦片都被顶得掉落。

      剩下的鬼火也幽幽的合并成一朵鬼焰,庞大的鬼体张开阴森黑暗的巨嘴,一口将鬼焰吞下,顿时,鬼体双眼也发出幽幽的墨绿色火光。

      伴随着鬼体无声的呐喊,巨大的鬼拳轰然而出,重重砸在林平和原先站立的地方,原本坚硬的石板地面,片刻之际就被打得粉碎,碎石横飞。

      林平和身子左飘,躲开这一重击,然而,另外一个鬼拳接连而来。

      只见他在半空中一晃身子,间不容发之际侧身躲了过去,呼啸的重拳轰出大量血气,落在地上,又是一阵飞沙走石。

      一时间,拳风肆虐,乱石纷飞,使得原本的空间更加拥挤窄小。

      屋顶已经在两人斗法之时被毁坏,星光直接照射下来。

      从半空看来,只见一个小一些的血人,在一个巨大的巨大鬼影周围腾转挪移,时不时还会使用血掌卸去轰来的力量。

      到目前为止,鬼修士还是拿林平和没办法,不禁有些微微急躁,放弃一拳一拳的接连轰击,改为两拳齐出,誓要一击必胜,重伤血人!

      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没有鬼拳去守护本体,林平和目光一寒,血气陡然喷薄,身法速度快了两三层,闪电般穿过两个鬼拳的缝隙之间,逼近鬼体面前

      鬼修士眼中墨绿色火焰忽然一缩,有一种不妙之感。

      只听林平和怒吼一声,身后延伸出来血色巨手大涨接近一倍。

      两只血色巨手相叠,前置的血手掌心,一点金光闪耀,飞速旋转变大,化为足足直径两三米的巨大“臨”形字符,当着鬼体的脑袋压下来。

      鬼修士心中狂打颤,本能的感到恐惧,来不及多想,两只拳头如同泄了气的黑色气囊,不断缩小,鬼气涌动,从其鬼体的手臂汇聚至头顶,抵抗压下的未知符文。

      一黑一金的力量接触,虽然一大一小,但仿佛有什么本质区别,金色符文势不可挡,庞大的鬼气被迅速消弭,鬼体不断变小。

      说时迟,那时快,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鬼体缩小数倍。

      林平和心神一动,唤来一直放在门口的九鼎,两只血手弯曲一合,如同孩童抓住欲飞的蝴蝶,利用“臨”的压制,困住鬼修士,一同飞入九鼎之中。

      对于义庄村来说,战斗来的突然,逝去的也突然。

      乱飞的瓦片碎石才刚刚落下,阴宅就恢复了寂静。

      鬼火熄灭了,鬼气不见了,血光也完全消失,只有一座巨鼎,矗立在阴森干冷的阴宅之内
    投推荐票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8-11-27